周郎

狗逼再见

我记得在吃三国同人的cp时,我对三国的史实没有多加研究。但是看完三国演义,和一点点裴松之注的三国志之后,就没有磕cp的想法了。脑子里装的不是怪力乱神,是权欲。


阿烨冲啊!

沧灵:

阿烨进步超大,棒棒哒!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阿烨第一首trap食用指南
(这就是trap嘤嘤嘤我不讲理我真的想做trap的!而且Flow是向我们凡凡学习的!你说我做的不是trap你就是瞧不起我们凡凡!)
1/点赞这条动态
2/请(违心的)在这条动态下对着阿烨吹彩虹屁
3/点开链接听歌(注意歌词里面的梗)
4/(虚伪的)在网易云那首歌下留下评论。可以过分借读歌词,不会有误会,你听到什么就是什么,我需要一个课代表
5/如果你觉得这首歌是吊的,那么请转发
悄咪咪圈下几位老师求求帮忙扩 @沧灵  @周郎  @robins  @_DoUwww
6/免费伴奏我明天发,这首歌发布没满24小时不让再发了。有需要请自取
★★★★★★★
好了好了不闹了正经说一下,这是我第一次向大家求转发,因为这首歌真的对我很重要。大概距离我做说唱音乐刚刚好一年的时间。对比一年前,功力还是有了些进步。我也明白了我做音乐是为什么和我到底想做什么样的音乐。这首歌是我的一个纪念。
这首歌是送给那些已经死去或者正在饱受痛苦折磨的姑娘们的,以她们为第一人称写的这首歌。最近爆出来的案件太多了,太痛心疾首,除了在自己专业不停努力之外,我有能力发声,那我就一定要为她们发声。所以我希望更多人能听到,希望你们能帮我转发。
路还长啊……人在做天在看,众生皆苦请记住要善良。
歌名叫做【云诡】,其实是云鬼,就是还魂,但是鬼啊魂的不太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谐音了一下
最后感谢杨老师帮我客串,我会加油!!!
(ps.对不起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东北口音!!!!)

关于校园暴力

沉默是最大的帮凶
如果你有能力却毫无作为
那么接下来出现的每一个受害者
你都责无旁贷

也算青白(一)

“真的猛士,当更奋然而前行。”

“说的都是鬼话。”王也把烟按掉用沾了机油的手摸摸胡子“现在的年轻人就信这玩意儿。一群傻逼。”

徐青一掌拍在他背上,疼得他嗷嗷直叫,“鲁迅,圣贤书,晓得不,你讲点人话。”

“你妈不讲人话。”

“我妈讲人话。”

“去你大爷。”

“诶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劲呢?”

王也向着徐青的青色短发茬乜了一个白眼,无所谓他有没有接收到。

徐青的嘴唇开合:“你信明天吗?”

王也抬头看傻逼一样看着徐青,仿佛徐青在中世纪大喊了一声查理二世复辟。

王也的头又沉了下去,意识萎缩了,变得很小很小。整个世界没有了徐青也没有了自己,只有地上的一个烟头,烟屁股高高翘着,一个女人正等着一番云雨的胴体也不过如此。还有一地高潮浪水似的烟丝。

“没意思,我只考虑今天的事情,明天的我管不着去。”

徐青心里明白王也怎么了,也不搭腔,从兜里利索地用二指夹着南京麻溜地丢给他。

“打火机...”

“在里边。”

徐青安静的坐着。

徐青安安静静的坐着。

徐青像死了一样安安静静的坐着。

徐青看着王也认为自己像死了一样安安静静的坐着。

王也看着就差涂金粉了圆寂的高僧(徐青)突然上下嘴唇分开,靠牙龈略黄整体很白的牙齿移动了几下。

这是高僧,不,是佛祖的箴言,启迪,自己一定要洗耳恭听 。

王也努力睁大自己已经失去聚焦能力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高僧佛祖(徐青),努力竖直自己的耳朵,等待着救赎。

听见了!他听见佛祖的教诲了!

佛祖(徐青)声音像石灰岩一样粗厉厚重。他说“去你妈的。”

好的批评家应该懂得点到即止和文明用语。

关于某些脆皮鸭文学

魔道祖师就像撞在枪口上的第一只鸟。不是这只鸟羽翼不丰满。相反,是因为它羽翼太丰满了,丰满的过头了。

我支持同性恋。

真真正正的支持同性恋,支持纯爱。

但是,这不证明我反对异性恋,和不尊重那些不支持同性恋的人。

我尊重不支持同性恋的人。

以前在澳洲看到一个新闻,一个澳洲女人因为在同性恋婚姻法的通过程序里,投了反对,所以被老板解雇了。

老板认为,她不支持同性恋,不配留在公司。

凭什么?

难道每个人都三观都要一模一样么?

魔道祖师的部分粉丝,就给我上了一课。

我的直男朋友,或者一些直女朋友,都或多或少被灌输了同性恋才是真爱的想法。

注意那个“才”。

想像一下,我的表哥,瘦了点,高了点,就被不少粉丝灌输了要同性恋的想法,要我表哥喜欢男人。

凭什么?

如果这么说的话,这些人和当年把同性恋当怪物的人有什么分别。

错的不是魔道祖师,错的是过分的腐女和过分的粉丝。

如果有人说,魔道祖师这本书就写的一般,写的很烂。那我就不恰当的举一下韩寒的例子。

作家张海鹏(冯唐)在文章里提出了对韩寒写的《三重门》的意见。

语气看似很轻,但是又刀刀见血。

总结一下就是,他不觉得韩寒写的很好。

就像大部分人说的,《小时代》不怎么样。

只不过大部分人没有这么说韩寒而已。

喜欢的人多就证明你写的好么?那苍井空这么出名拍的还是三级片。

说作家特别努力的,我只能讲,可能大部分你认识的,不认识的作家也都这么努力吧。

沉下心,坐的住,下笔如有神助,字字珠玑,字字生莲。

这才是好作家。

文字和格局有关系。

识得十万字就能虎啸龙腾一泻千里了?

这还是差的太远了。

不如念念《古文观止》如何?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GREEN DAY的一首歌.我是在耽美文里看到的歌名。我记得结尾他们还是分开了。再也没有见面,而这首歌成为了他对暑假结尾最美好的记忆。

我也到了暑假结尾了。

我和以前的同桌一起写过小说。结尾是他们在教堂里交换了戒指,而后各自读大学,各奔东西。

我讨厌不完美的结局,但我总不得不接受他。

我记得泰剧《暹罗之恋》里,他拿着礼物笑着离开了,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大哭一场。

人总患孤寡。

教我画画的老师现在28了,没有对象也没有结婚。她说她过的很好。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五点半她会去菜场买菜做饭。她会做咖啡拉花,也坚持健身。

我一直好奇她会不会孤独,她给我的答复是和同居六年的对象分手以后,一个人越过越好,越过越洒脱。

我很羡慕。

她过的愉悦,自由。手臂和脚腕都有文身。

她说做自己。

她也会情绪低落和姨妈痛。我帮她买姨妈巾的时候,她还觉得丢脸瞪了我一眼。

我想起了和我老公(女孩子)在凌晨三天看街灯。说一切都是自由的,都是我的。

她还在荡秋千的时候摔了一跤。我笑了她很久,直到她想捶死我为止。

和她打游戏也好,做什么都好。我都愿意。

只是她变了。

九月会开学,夏天会过去。

九月,她会离开。

九月,我会和我的父母一起过我的生日。

九月...

再见八月。

下一次遇见 衍生 不如不见

过去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很多事情让人想遗忘.但是痛确是真真切切的.内容走评论

my motherfxxkself

今天很闷,我就知道会下雨。果然在一刻钟以前下起了雨。我的两只猫很闹,从客厅跑到我的房间,还时不时上床踩我几脚。

我想起来以前看过的耽美文情节:他轻轻的问“你还好么 ”然后听见了电话里的人说过的不错,只是最近很忙,同样传来的还有婴儿的啼哭声。

不死不活的日子,我心里堵得慌。我会开始莫名其妙的害怕。

如果有一天都分道扬镳了呢?洛爷会不会忘记我活的比原来更开心。浩总会不会再也不爱说唱了,再也不珍惜自己笔下的字句了。

我记得集训结束前一天,很多人都提前请假回家了,坐在我旁边的女生也不例外。我照旧和她嬉笑。我坐椅子的习惯不好,总喜欢压着前两个凳脚然后让后两个脚腾空。我讲着讲着,突然觉得背后有人压住了我的椅子。应该是老师在看我的画。我笑了笑,可是回头却没看见人。大概是我的错觉,我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自己处理的不好的画面想着以后的路。那感觉这么深切。我和她开玩笑,你千万别忘了今天我跟你说的。她笑着答应。只是到了现在,过去了将近一个月,我不记得我说什么了,只记得当时有人按我椅背的错觉和叫她别忘记。

我才十几岁,但是这一年我特别容易忘事,在我度过了叛逆和抑郁期。和我的大老公或者洛爷和浩总的开心的事情,我记不了太久。所以我经常截图,他们发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我都会截图下来,希望以后还能再想起来了开心一次。我大老公(是个没我高的女孩子,只是玩笑的称呼)住我家的一个礼拜,天天都是凌晨打游戏,四五点睡觉,或者干脆不睡了。现在我的生物钟也没有调回去。我记得她三点起来给我炒了一盆饭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蛋炒饭,和凝固了上面一层的双皮奶。

我们六点出去买菜,拎着菜回去的时候,我问她未来的规划。她上了卫校,和医院签约了。她,没得选。我问她愿不愿意在以后工作了和我同居,她没说话。

我想,她是憧憬的。

她去不了远方了,和洛爷一样。在大学都不会出这个省了。

我知道她快要离开我了。就快要不在一条路了,我,无能为力。

梦想离现实太远太远。

我害怕洛爷也离开,浩总也离开。一个一个离我远去。

我害怕一个人。

我太依赖朋友给的心安,我太怪异。

我在浩总的QQ签名看到一句话:我要保护所有,包括黑山羊。

就在前段时间,我谈了一个男朋友。他太粘人了,不许我在全民K歌和洛爷用情头。和我吵了很久,他就像吃了火药一样。

他去找了洛爷,这让我很生气。

我记得我和洛爷探讨怎么处理的时候,洛爷说他人还不错。

我说:他烦啊。

洛爷说:但他人不错啊。

我说:但他烦啊。

洛爷说随我。我就重复了一遍他人不错啊。然后我们异口同声的说出了一句,但是他烦啊。我们笑了,我记得那晚我和他在车流还算多的十字路口,笑成了傻/逼。

我想起了浩总签名上的那句话。我想保护的所有说白了就是黑山羊。我的所有也就是黑山羊。洛爷就是谁都不能碰的黑山羊。

我的歌单里至今还收藏了那个已经是过去式的男朋友给我建的歌单。是各种各样的美声歌曲。俄国的,意大利的,英国的还有中国的。廖永昌的《望乡曲》还有我比较熟悉的《喀秋莎》。

我听各种各样的歌,但我还是最喜欢说唱。大概吧。

我的全民K歌里依旧存着我和洛爷合唱过的歌。

我很少删照片,也很少清理内存。直到再也更新不了软件,我才会无奈的删掉几个游戏或者翻看一些照片。确认它可以删。

我又开始重温以前最喜欢的动漫《死神》。

我一直喜欢阿散井恋次。佩服他那种对自己灵魂发誓的信念。

我有点颜控。葛力姆乔和乌尔奇奥拉都是我倾心的人物。

豹王的戾气。

还有乌尔奇奥拉的死。

斑目一角不愿轻易卍解只是想在更木剑八的身边战斗致死。

我记得我以前调侃过最后的蓝染全白简直难看炸了。还有最后的那只小尸狗可怜兮兮的汪汪叫。

再后来久保带人完结了这部漫画。我知道了结尾,所以我看同人文。

吃不消太虐的。

我记得他们说,人体的排毒时间在十一点到三点。我依旧晚睡,但我从不超过三点。

我的头第二天会很昏。

刚才我听见了青蛙的叫声。我知道我开始头昏了。我从不过三点,我觉得三点有魔力。

可惜今天过了。我的头开始微微的疼。去他/妈/的神经衰弱。

我没什么过敏的。我很健康,我也经常生病。

我不认识孤孤独独。

开玩笑的,我认识。

我很少动笔写文
我也很少看书
我爱说唱吧
我还爱说唱吧
我还坚持爱说唱吧
我自己也越来越难回答
太累了
不得不在一事无成中承认我不行
太累了 太累了
无谈笑风生间破敌无数的本领
也无通晓音律
我叫MR 不叫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