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郎

理智让我告诉你多思考 抛弃它 离我远点 傻逼

just for you

我不在乎什么意义

我自认生命起源于虚无

归结于虚无

我们就这么互相折磨吧

就算你想把刀刃插到我的脖子里

我也要抓紧你

我们互相纠缠

至死方休


看到村上春树的“人们只有互相强加”,同时又想到了《大鱼海棠》里的东西.脑子里装满了偏执的想象.就像疯狗一样,我们谁都不能逃脱.如果生命没有意义,那么互相折磨就是唯一的意义.


看不见的星星(九)

忘记转9了


吴渡tv浩总:



苏好迈进阳台的同时,余素的手机响了




吴渡蹲在地上动了动脖子 关节嘎嘎的响,他把窗户打开,烟顺着纱窗的缝隙缓缓的往外飘




苏好点了点烟灰,吴渡眯着眼望向窗外




"吴渡"




"嗯?"




"举头三尺有神明"




"…哦"




吴渡从怀里掏出手机,封闭的阳台突兀的响起宾果消消乐的音效




"唉,话都给你说了,怎么说都对"




"吴渡你什么意思?"




"举头三尺有神明的前一句是为人莫做亏心事"




吴渡抬起头来,游戏胜利的音效在狭小的空间回荡,吴渡眯眼看他




"您配吗?"




话音刚落,阳台门就被拉开了,两人默契错开视线,苏好掐灭烟站起来,余素扫了他一眼把吴渡叼着的烟抽走




"走吧,你的小冤家来了"




说完就把一脸绝望的吴渡拽了起来,路过客厅时顺便把烟偷偷的丢进烟灰缸里。




吴渡站在门口,余素温柔的给他穿外套,带围巾,如果能忽略掉快拉到嗓子眼的拉链和裹的眼睛都没了的围巾,余素的手法的确能称的上温柔,走之前余素还提醒苏好他们一会就回来,不要乱跑,苏好看着生无可恋的吴渡学着他的样子眯眼抱拳喊了句珍重。




一出门




吴渡就抱着楼梯扶手说什么也不撒开了,妈的,他打死也不会去接那个小泼妇




小泼妇叫董顺,他们这一片玩的最野的妞儿,也是余素的小表妹,这小泼妇不仅皮还颜控,从小立下了毒誓长大了一定要娶自己的表哥余素为妻,后来她明白了和男人结婚要用嫁这个词,也明白了原来近亲他娘的不能结婚,于是她哭了三天后励志要把余素嫁给这个世界上比她还要好看可爱的人,抱着这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出现的可能性,她碰上了吴渡。




第一次吴渡看到董顺的时候由衷的感叹了一句好看,她长得和余素有七分相似,家族遗传的确牛逼,小姑娘悄悄的看他,对视之后就开始害羞捂脸,啊,真可爱,吴渡内心的小人捧住心口,小姑娘小跑到他面前捏了捏他的脸,吴渡头顶一串草泥马飘过




"我叫董顺"




"…哦"




"我是余素的表妹"




"…哦"




"嘿嘿,你真可爱"




那时吴渡还留着一头小卷毛,小狗眼泛着委屈,董顺讲一句他的睫毛就跟着抖一下,小扇子似的,可爱的不行。




余素一进来就看到这样的吴渡,吓的想原地翻个跟头,他直接上去踹了董顺一脚,妈的,放开我的狗!啊不对,放开我的吴渡!




揪开董顺后余素看着黑着脸的吴渡默默的把董顺往前推了推,董顺比他俩小了三岁,穿着校服扎着辫子昂着头看他们整个就一个人畜无害,吴渡眯眼看着余素"余老师,您不解释一下?"还没等余素说话,董顺就抬起手作势要抹眼泪,小姑娘精致的脸皱成一团的确不好看,余素忍着笑陪她演戏在吴渡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的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最后吴渡还是妥协了,董顺窝在余素怀里装哭的装的一套一套的的,吴渡绞着手指小心翼翼的问余素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委屈的样子让余素偷偷的在董顺耳边说一句差不多得了,董顺开心的比了个ok




第二天董顺背着吴渡和余素去夜店蹦迪,第三天在网吧玩了个通宵,第四天吴渡终于发现小屁孩原来没想象的那么单纯,但发现和不发现的结果都没什么区别,他本来想教育一下董顺,结果悲哀的发现董顺跆拳道黑带。




等到暑假结束了董顺跟他挥手说拜拜时,他直接倒在余素怀里,学着董顺的样子问余素小泼妇下次什么时候来,余素咬着牙不让自己笑出来,轻飘飘的说了句随时




所以当吴渡打死不松手时,余素直接揪着吴渡的围巾把他勒的半死然后一脚踹进车里




吴渡委委屈屈的看他




"余老师,咱能不能不去啊"




"不能"




"那能不能慢点开啊"




"还有五分钟就看到我亲爱的董顺宝贝了,为什么要慢啊"




"还…还有五分钟?"




"嗯"




吴渡直接躺尸




他转过头去看余素,用眼神无声的勾勒余素的眉眼,他叹了口气,用手背盖住眼睛




余素,你要待在我力所能及的地方啊








车刚停,一个黑影小马达一样直接窜进车里




吴渡僵硬的转过头看




董顺一脸想死你了的冯巩同款表情,迅速的啵了口自家表哥,然后一巴掌打在吴渡肩膀上又伸出手开始捏吴渡的脸,吴渡一口老血憋在胸腔里,董顺又开始揉他头发一脸遗憾的表情




"怎…怎么了"




"小卷毛没了"




"有…有…我明儿就烫切"




董顺又一巴掌拍在吴渡后背上"这才乖嘛"




吴渡一边咳嗽一边朝余素眨眼,余素仗义的递给吴渡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




"余素你妹!"




"我咋了?"




"没没没,说你哥呢"




"我哥咋了?"




"你哥…你哥…特别好"








到楼下吴渡让董顺先上楼,然后一把抱住余素,他把脸放在余素肩窝里,余素了然的揽上他的肩膀




"你不要撒娇"




"你妹,我才没有"




"你在这样说我妹我可告状了"




"哥哥我错了"




余素愣了愣,虽然知道吴渡是处于崩溃的边缘才无意识的说出这句话,但他还是恨不得拿个大喇叭跟所有人喊,看到没!这个死傲娇终于承认我是哥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来来,再给哥哥喊一个。




这话他没机会喊出来




只能贪恋近乎虔诚的嗅着吴渡身上的红梅味




但忍了一会还是没忍住那句




"乖。哥哥爱你"




于是他得到了一个翻上天的白眼和一个潇洒的后脑勺








一进屋,吴渡就感受了屋里的压抑气氛,董顺冷着张脸看他,不得不说,小姑娘冷眼看人的时候更像他哥了,隔着多远都能感受到矜持的疏离感




"你开始搞破鞋了?背着我哥?"




"没没没,就是一朋友"




"谁的朋友?"




"捡来的朋友…"




董顺冷哼一声转头对苏好笑的微妙"苏公子又开始坑蒙拐骗了?"




苏好跟着笑"好久不见啊董小姐"




妈的,真是,冤家路窄








@周郎 吔——



仔细想想父母真的带给我们想要的生活和快乐么?或者说他们造成的影响都是对的么?血缘关系到底是不是束缚.呢?他们对自己的行为又是否都能负责呢?是不是除了自己谁都不放过呢?最后.政府是否应该在某些条件下考虑解除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呢?


求解惑

我在语文自习时间 写完作业 看永井荷风的成名作《地狱之花》被外面的巡查老师收了 她态度还很差.我能不能把书要回来之外 顺带向学校反应这件事?我学的艺术 别的文科生看三国演义 我不考.


不正常前言

真可怕 我一点也不想活过十八岁

为什么过了十八岁的人都这么不正常

我很难想象过了四十岁以后

我会怎么样

我大概死了吧?



青春抑郁思考.(明天开始更.给我自己)


水星记.我绕着你飞

我绕着你飞吧

不管我们还差多远

你会不会离开

都不重要了

我只想在既定的轨迹里

绕着你飞

我知道你会走

可我也想逃

拜托在一个星星满天的夜里

悄悄的带我走


看不见的星星(十一)

就当这是结局吧.愿我们不卑微.也许吴渡余素在一起了 也许苏好余素在一起了.愿我们都自由自在 不受约束

各有各的江湖 我爱南京 她爱红梅


吴渡我的心头肉:



我对吴渡的喜欢已经到了所有角色加起来的总和,唉,没人清醒,都别清醒




吴渡拉起来坐在地上装蒜的董顺




"行了,小泼妇,到这儿吧"




"只是我吗?"




"咱们都到这吧"




董顺眼泪开始忍不住的往外冒,为什么呀,凭什么呀,为什么天下有情侣不能终成眷属啊,貂蝉等了吕布,阎婆惜等了张三,你吴渡怎么就他妈不能等等余素了?




"好了好了"




"你知道的"




"我总是 过早或过晚的表达喜欢"




"没什么好可惜的,我不是王小波也不是沈从文"




"大不了 各自赶路咯"




吴渡拎着董顺的领子,董顺抱着他眼泪鼻涕蹭了一袖子




"你忘不掉对不对?"




"啊?恩…"




"如果他对我哥不好呢?"




"我对你哥也不好啊,我整个一生活残废,他多温柔的一人啊,到哪不招人喜欢啊,我小心眼还爱抽烟污染环境,我走了余老师得开心死了吧"




"你总是这样…"




话还没说完,吴渡的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急促的铃声,吴渡莫名的心慌




"喂,吴渡吗?余素在医院,你来一下吧…"




话音还没落,吴渡拽着董顺就往外跑,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夏天,其实是每个夏天,他和余素也曾这样,一路奔跑,却从未认真的谈过再见,吴渡从来不是个圣人,他能处理好所有的匆匆分别和不欢而散,他总是那个露着虎牙先挥挥手说再见的人。




想到这吴渡眨眨眼感觉眼泪都要留下来了,他好像只想和余素一起活着,唉,妈的,不想喜欢余素了,越喜欢越压抑,每天只想跟他喝酒,想拉着他手哭




如果可以还要去看看他们向往的雾都,还要证明天津的雾霾比雾都的雾更温婉可人




唉,吴渡在心里叹了口气,都是屁话,能和他活在一个世界里,已经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了




可余素啊,没有你不成世界




吴渡和董顺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余素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苏好回头看他




"来,苏好,你出来"




"吴渡你不要闹了,是我自己没照顾好自己,不关他的事"




"哦…"




吴渡又开始变扭了,你看,你总偏心人家,你什么时候也能偏心偏心我啊,亏我还准备这辈子就栽你身上了呢




余素招招手,吴渡不情不愿的凑过去,抬头看到余素蹙起的眉还是不忍心的坐在他身边




吴渡把头凑过去,小卷毛一蹭一蹭的扎着余素的手,痒的余素心里也酥酥麻麻的




"余老师,要不…以后就…就我来照顾您呗"




"你说什么?"




吴渡抬头看着余素,夕阳撒在他的脸上,余素的脸和耳朵微微泛红




哦,不会是不同意吧?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完了完了




吴渡搓了搓衣角,用额头轻轻的蹭着余素的手背,他又结结巴巴的补一句




"以后我…照顾…您呗"




唉,余素,只有你见过我笨嘴拙舌。




余素眨眨眼,目光先飘向苏好又飘向董顺,最后又回到委屈巴巴的小卷毛身上




其实余素也说不准自己对吴渡的感情,从校园时期开始,热气腾腾的饭菜,胡乱翻动的课本,逃课赶最后一辆末班车去看黎明的演唱会,在星空下追逐歌唱,黏黏糊糊的握手拉扯,小心翼翼的试探,近乎虔诚的说在乎,他从来没有想过没有吴渡的日子,也忘了没有吴渡那几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他会在吴渡睡着时顺着月光去看他,偶尔数一数他的睫毛又或是轻轻的触碰他的嘴角,每次吴渡望向他时,他的心总是忍不住跳动,吴渡啊吴渡,你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撼动我的心。




余素又闭上眼,话刚要说出口却又吞了回去




"哥哥,哥哥,您就是我的东海南山"




吴渡又小狗似的黏过来,抱着他含含糊糊的撒娇




他睁开眼,窗外突然开始放烟花,他甚至怀疑吴渡是在和他开玩笑。




苏好默默的贴过来准备阻止悲剧的发生,苏好想,我们都没错,我们都不可怜,我也不可怜,我也只是喜欢而已,我只是错过了余素最柔软最灿烂的青春时光,如果先遇到他的人是我,现在应该会是另一个结局吧?




余素,你现在不知道,你以前也不知道,你今后也不会知道,我受过所有的苦难走过所有的坎坷都是为了遇见你而铺垫,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遇见第二个你了




余素啊,人间烟火,山河远阔,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里面强加了几句郭德纲老师的情话,我没有写完余素究竟有没有答应吴渡,苏好的心意余素也明白了,爱怎么选看造化吧,给宝贝留了个难题,我还是觉得要写自己喜欢的,咱们谁都别委屈,总会各有各的江湖的,只愿各位都不卑微!(吴渡尤其是你啊!) @周郎



看不见的星星(十)

苏好笑,董顺也笑。


余素微微笑,吴渡不笑。


“走吧,董妞,聊聊?”


“行啊,去余素房儿,干净。”


吴渡看小霸王一走,立马坐躺了。


“对不起。”


“你指那个?”


“都,都对不起。”


余素支吾了一下。


“别和不值得的人在一起。”吴渡没看他,自顾自眯着眼。


余素默了,没声。


吴渡快睡着了。


“我是成年人了。不会幼稚的把爱和性

放在一起了。”


“哦。”


吴渡象征性的回了一下,一下子醒了。


“那你可千万别得病。”吴渡的大脑思考时候,脱口而出这句话。


余素脑子嗡嗡响,脸开始红了,一下子懵了。


“你不会幼稚的只想亲亲抱抱然后被人一下子吃透了吧。”


吴渡夹枪带棒的摔打,余素像黄河里的破船。难自保。


“我没有。”


“我不想证明你有没有,我只是觉得你更幼稚。”


“是,我确实幼稚。”


吴渡不说话了,心里又烦又乱,干脆一闭眼,睡觉了。


“苏好你别想打余素的主意,他是吴渡的。”


“董小姐,我喜欢一个,我应该有权利争取一下吧?”


“你妈小姐。”


“对不起,董姑娘,那我能争取一下吗?”


“不能。”


“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朋友么?”


“我不知道。”


“你该长大了。左右自己就行了,别左右我。”


“我就要左右你。”


“我喜欢余素,我爱他。其他随你吧。”


苏好站起来,董顺四个爪子死死扣着他的手。“我不许你走。”


“我去看你哥。”


“你不许去。”


“如果我就要去呢?”


董顺大声嚎叫,“打人了,打人了。”


吴渡一下子被吵醒了,余素赶紧冲进去。


董顺泪眼汪汪的看着进来的人,苏好皱着眉。


“董哥,你别闹了成不?”


“哥,他打我。”


余素没说话,他知道自己小妹的脾气。吴渡也知道,但他确实看不惯苏好,上去给了苏好一拳。


苏好眼眶当时就红了。


“董哥,你要不要再补我一拳惩罚一下?”


苏好笑了,像马戏团的小丑最终要用刀子挑开人皮一样的笑,像所有食肉动物看到猎物的笑。


事情发展的太怪了,谁也没想到,董顺木讷了,余素不知所措。


“随你们吧,我带苏好转转。”


余素扯着苏好走了。


“咔哒”一声,俩人就面对着电梯了。


余素有点站不住,头晕目眩,眼花缭乱,满眼飞蚊,以蚊为鹤。


苏好扶了他一把。


“你眼睛没事吧。”


“没挨到眼睛,在眼眶那。”


“对不起,我小妹一直都这样。”


“我没打她。”


“我知道。”


电梯哗哗的向下,失重又超重。


余素觉得什么都乱了。该有的,不该有的,都来了。他隐隐约约的害怕。


苏好拉了一下余素的手,他吓了一跳。


苏好握住余素的手,余素的心跳的厉害。


“余素,我提前告诉你吧,我确实喜欢你,真的。”


余素看着苏好,眼睛红红的,像兔子,也像苍蝇的红色复眼。


“董顺想撮合你和吴渡。”


“我知道。”


“但是吴渡也喜欢你。”


余素又沉默了。


“我想光明磊落的争取。”


“对不起。”


“你指哪个?”


“都,都对不起。”


余素一阵头晕目眩,腿一软。


有个女孩在做瑜伽,腿岔的很开,她的身边围着一群动物,老虎就像只大猫一样,婆裟着余素的手。


眼睛一睁,被刺了一下,又睁开,是医院的白灯,闪着白光。


隔壁床没人,余素的眼睛没有聚焦,看着白光。视线有点模糊,眼睛有点疼。


“休息会。”


苏好把余素的眼睛遮上,热乎乎的手指轻轻压着眼皮。


“你有多久没好好睡觉了?”


“没有很久。”


“早点睡。”


“苏好,我好难过。”


“我懂,我懂。”


苏好感受到水流,一点一点浸湿了他的指缝。


“我马上把吴渡叫来。”


“你陪我一会吧。”


“好。”


苏好温和的回应,不自觉的去吻余素的额头。


“苏好,你为什么要对我温柔啊。”


“我一向都很温柔。”


余素不答话了,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做瑜伽的女孩。


苏好没敢说,我只对除了人的世界温柔,还有你。




@吴渡我的心头肉 做个梦给你


看不见的星星(八)

苏好对这个一百四十平的房子熟悉的很快。


知道了胃药感冒药阿司匹林头孢克污的摆放位置。


知道了通俗古典武侠小说按照颜色排位顺序。


知道了余素喜欢在柜子里悄悄写小纸条的习惯。


“余素,我们去买衣服吧。”


余素刚洗完手,在洗手池右边墙上挂着的毛巾架上慢慢的擦着手。


吴渡冷哼了一声:“你有钱么?”


苏好讨好的笑笑,狡黠,得意,忘形,洋洋。


“我有。”


余素走出来,地砖上踩到地板上,变了个音质,余素笑笑。


“穿我的吧,也是新买的。不想出去吸毒。”


苏好站起来,走到余素边上。


“带着红塔山和吉他就敢出来乱窜,小伙子不错。”


余素拍拍苏好,鼓励,嘲笑,羡慕,嫉妒。


“我也想走南闯北。”


吴渡扔下一句话,去阳台上抽烟了。


红梅味很淡,闻不见了。吴渡的脸很远,看不清了。


“路远山高的。”


苏好补了一句,手伸向把手,掏出红塔山,准备去阳台。


“我也抽烟,你俩躲什么。”


“躲煤气,怕它爆炸。”


@吴渡我的心头肉


看不见的星星(七)

大笨狗脊椎病犯了233


按时改id防止掉马甲:

*困得不行,头也沉,有点犯颈椎,大家注意身体!


呼吸渐渐慢下来时


门突然开了


吴渡站在门外抱着厚厚的被子朝里看,看到了交叠的两人也嗅到了空气里的暧昧


门又被关上了


吴渡深吸一口气再次打开门看到的是余素雪白的脊梁和慌乱的表情


哦呦,还挺好看的


吴渡笑出声把门轻轻带上


余素推了一把苏好,苏好把头埋进余素肩窝里


"你喜欢他"


苏好许久才抬起头来看他


"嗯"


苏好贴过去蹭了蹭他的鼻尖,看到余素没有皱眉才小心翼翼的问一句"那然后呢?"


余素坦然的和他对视"然后?然后就一起活着咯"


苏好咯咯的笑,他坐起身点了根红塔山,凑过去吻余素,一吻完毕,他眨眨眼问余素"比红梅好闻吧?"他用力的吸了一口又缓慢的吐出来"唉,余素,咱们一起活着吧"


余素笑的悲凉"不行哦~"


吴渡不止一次对余素说过"我们总是要分开的",吴渡向来冷血,还毒舌,但偏偏外表和内在严重不符,他清秀,偶尔笑起来露出亮晶晶的虎牙,眼睛也弯成了月牙,软软的,甜甜的,总惹得少女心泛滥的女孩们围着他转却又不敢上前。


余素第一次见吴渡时,是在大学开学的第一天,吴渡套着宽宽大大的帽衫蹲在地上喂猫,出于礼貌他还是走上前对吴渡说"你好,我叫余素,是新报道的学生,也是你的室友",吴渡歪了歪头没说话,余素有点尴尬,他皱着眉问他"诶,这是你的猫吗?好可爱"吴渡还没说话,余素无奈的蹲下身试图与他对视,现在想来,余素的温柔和无可奈何好像一直都在吴渡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当初他拿吴渡没有一点办法,现在也是。


等吴渡喂完猫时才愿意施舍他一个眼神


"不是我的猫"


"啊?那你还喂它?"


"我喂了它就是我的了?"


"额,你喜欢就养咯"


"哦,那我今天一共喂三只狗四只猫,我都要照顾它们吗?"


"……"


"凭什么?"


说凭什么的时候吴渡终于对上了他的视线,没有花前月下,也没有星星,更没有狗屁的莱茵河和月亮,里面有余素,一个紧张无措的余素。


吴渡突然笑起来,这是余素见到吴渡的一个笑,毫无意义的,开怀的笑,他起身拍了拍余素"走吧,请你吃饭"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余素奔上去勾住他的脖子开始跟他卖弄无聊的冷笑话,吴渡偶尔接上一句,这一接就接了六年,他们的话题从冷笑话变成哪个妞儿的波更大再到"我们总是要分开的"


吴渡总说这样的话,他习惯预支惆怅,恨不得规划好迈一步退两步的路线,于是他一路后退余素一路追,所以他们现在的关系不管怎么推也纹丝不动,余素追的那两步到底也没迈出去,这两步通常死在两人的弯弯绕绕和欲言又止中。


算了,继续一起活着咯


他好像只想和吴渡一起活着


余素伸出手挡住悲凉的笑,他翻了个身,嗅了嗅空气里的红塔山味儿,叹了口气,苏好抱了抱从身后抱住他小声的讲"你不要总是难过"


余素闭上了眼,回了句"好梦"


可只怕意中人…大梦…无我啊












余素是被玻璃破碎的声音惊醒的


他慌乱的套了件衣服就往外跑,苏好正在扫碎在地上的玻璃碎片,吴渡坐在椅子上晃啊晃,见他出来了弯弯眼睛示意,"先去洗漱吧,我们该吃饭了"


余素点点头朝厕所走去


苏好不客气的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我叫苏好"


"哦"


"……"


气氛并没有因此尴尬,因为他慢慢咧开嘴角漏出胜利者的笑容,说白了就是嘚瑟


吴渡觉得好笑,果然,春风得意的脸很难看呀


他扣着桌角对苏好说"你好,苏好,你很好"


他接着歪头,莫名的,开怀的,无声的笑。


如果余素在他面前的话肯定又要大喊一句你不要整什么幺蛾子!因为吴渡通常莫名其妙的笑完,下一秒不是要被怼的哑口无言就是又要被算计了,余素想过,吴渡可能不是冷漠,而是腹黑。毕竟美好的事物都带毒,何况这人还有小虎牙。


苏好把一头雾水的余素拉到他身边坐下


余素低着头只顾着吃,根本不敢看吴渡的眼睛


吴渡拿筷子点点苏好,"你打算在我们家住到什么时候啊"


苏好眷恋的看着余素不理他,温柔跟余素说了句"你真好看"


余素头埋的更深了


吴渡用筷子意味不明的点了点余素的碗"我余老师当然好看,但咱也不能靠着嘴甜混吃混喝啊"


余素从椅子底下踹了吴渡一脚


"来者是客"


吴渡有点委屈了,心里酸酸的泛疼,嗨,我是谁啊,我又不是人家的小宝贝,人家凭什么向着我呀,真行,咱俩不是天下第一好了?您都有您家的糖了,肯定不惦记我这破糖纸了,算了算了,真特么矫情,心里的小人蹬了蹬腿,一个左勾拳打在心脏上


吴渡踢开凳子站起身


回了句"哦"





@周郎 我的宝贝🐷🐶不如!